你开心就好

解宁:


读一份报,吃一颗糖。今天我们来思考以下命题:为什么人见人怕花见花败的大魔王盖勒特·格林德沃,从未染指英国?

真的是因为不舍得打老情人所守护的土地,才留英伦三岛一片净土吗?

在我们进入情深深雨蒙蒙的的曲调之前,来理智分析一下。



我一刷小动物的时候,十一月的季风暴雨浇灌着大地。我们湿得跟落汤蒲绒绒似地瘫进座位,抓起贴着JCB格林德沃脑袋的咖啡纸杯和咸味爆米花。电影院灯光一暗,FB的主题曲响起,Hedwig's Theme立刻催哭一片,在四周响亮的醒鼻涕鼻涕声里,莫干西头格林德沃炸了五个疑似美国傲罗(皮衣礼帽的美傲标配),曾想过领头儿的那个有没有可能就是Graves部长?下一秒,大批各国巫师报纸纷至沓来,五十六国语言汇成一句话:格林德沃格林德沃格林德沃来啦。



然后我看到了一张熟悉的纸。哎呀,这不是英文嘛;哎呀,这不是霍格沃茨嘛!



当时我就浑身一激灵:毫无疑问,不可否认,在这里,这张预言家日报里,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一定会同框!!


是的,后来无数刷的时候,我总是想着,在这份强调了“霍格沃茨加强警卫”的预言家日报里,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绝对完成了一次历史性的、让人热泪盈眶的相逢。

果不其然,网络上有了这份预言家日报的具体内容,然而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份报纸远远不止同框这么简单。其中暗流汹涌剑影刀光信息量惊人,错过它简直如同错过了hp7上里JCB和Toby那一帧同框。



让我们来看看这份报纸具体写了些什么。

报纸的第一标题简单直白,【霍格沃茨加强警卫】。这是今天的头版内容,几乎所有的子内容都是围绕着这一个大主题存在的。

主语是霍格沃茨,也就约等于邓布利多;动词是加强警卫,防范的是格林德沃。

标题突出了一个主旨思想:邓布利多在防御格林德沃。

而这份报纸的子内容,完美地细化了这个虐得不要不要的中心思想。



报纸最左上角,标题是:“格林德沃威胁:魔法部长(的名字)做得够了吗?”

这个标题的位置是社论,也就是政治层面的扯皮。在通常情况下,只有当紧急事态还不产生实际层面的危险时,我们才有精力进行政治层面的掐架。代入罗琳的政治思考,也可以得出类似结论。当时的英国魔法部长,应该处于康奈利·福吉在hp6-hp7暑假的阶段。执政能力遭质疑;为解决国内慌乱而地位动荡。

这同时说明了另一点:格林德沃的确已经在欧洲造成了大规模实际伤害(参考德语、法语报纸);但是,他的确尚未伤害英国。


然而欧洲整体的恐慌,已经点燃了英国国内的恐慌。报纸右上角标题:魔法部回应民众日益增长的恐慌情绪。

格林德沃要来啦!大欧洲药丸!

当德意志被难民潮入侵时,法兰西斯坦还会远吗?

欧洲大陆共有的同理心让英国慌张了起来。此时霍格沃茨作为英国(似乎是唯一的)魔法学校,教育重镇,巫师们花朵的摇篮,必须作出处理。毕竟,恐慌的英国民众里,也有霍格沃茨的小巫师爹妈。

于是,(唯一的)985大学霍格沃茨做出了几个反应:

一,和家长们进行了紧急面谈。(报纸中部)

二,将学生提早送回了家。(左侧中部)

这种防御等级,可以参考hp2密室打开(学校可能面临关闭);hp4伏地魔复活(家长赶来学校接孩子,帕瓦蒂姐妹就被接走了);hp6邓布利多之死(学生家长来接孩子,西莫·斐尼甘和妈妈大吵了一架才让他妈妈在霍格莫德找床位留下参加葬礼); hp7 霍格沃茨大战(麦格教授在学校组织学生坐火车撤离)。

防御等级非常之高;可证,格林德沃的威胁绝不亚于伏地魔(当然,时任校长的能力也并不如后来邓布利多高强)。因此,霍格沃茨如临大敌,随时准备关闭。



这个时候,邓布利多在干什么呢?

邓布利多在当他的变形术教授。

这一点可以通过这份报纸最大的糖:GGAD名字的标题同框来确认。

这个标题在右下角:

【“真令人高兴!(Enraptured!)” 作为今日变形术专栏新作者,邓布利多说。】

这个表态的语音语调,非常之极其地邓布利多。从容淡定,彬彬有礼,近乎浮夸的愉悦,是这份报纸里非常少有的明亮色彩。

这个报道同时点明了一个线索,即邓布利多作为变形术专家的权威已经得到话语权的确认。这是一种身份证明,复刻了当时他作为变形术教授的原作设定。








作为霍格沃茨的变形术老师,邓布利多做了什么,来抵御格林德沃呢?






然后,我们就进入了整部神奇动物电影里,最关键的一个GGAD暗线:


【“破解变形术”(untransfiguration)课程将成为霍格沃茨的必修课】



“破解变形术。”

“破解变形术。”

“破 解 变 形 术。”


“将成为霍格沃茨的必修课。”


重要的话说三遍。



邓布利多是霍格沃茨的变形术教授;霍格沃茨开设了一门破解变形术的课程。

根据hp设定我们知道,这门课并非霍格沃茨的常设课程。当然,霍格沃茨的教学大纲肯定在漫长岁月中经过了多次修改。比如在邓布利多的学生年代,是没有保护神奇生物课的;巫师整体对神奇生物的态度非常落后,从蒂娜登记纽特魔杖时的问话即可得知。直到纽特着手撰写《神奇动物在哪里》,欧洲巫师界才接受了保护动物的相关教育;而鼓励纽特的邓布利多,无疑极大地推动了教育改革。

但邓布利多的教育成就不是我们今天的重点。



我们知道,神奇动物的导演大胃椰子又一次和原作者罗琳之间沟通有误。在一个非常基本的问题上,电影设定集和罗琳的想法相左。这件事就是:

格林德沃是通过变形术变身的,而不是通过电影设定集所说的复方汤剂。

综合以上线索:霍格沃茨的变形学教授是邓布利多;霍格沃茨强制学生必修一门破解变形术课,且这门课不是常规课程(即,这是一种紧急情况下的应急机制);格林德沃是通过变形术变形的。

我们能推出一个合理的逻辑:


邓布利多当时已经知道格林德沃会使用变形术潜入某地,并且已经开展了有针对性的防御。

他知道他会用变形术。

就好像他知道汤姆·里德尔会用四巨头遗物作为魂器。

就好像他知道哈利·波特必将沉着赴死。

就好像他知道那年夏天,在戈德里克山谷的微风里,金发少年向他伸出手,而他的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似乎它之前从不曾跳动过一样。



再重申一个基本点:无论是格林德沃还是邓布利多,本质上都不是恋爱脑。他们的前尘往事苦痛纠缠,不会影响各自现实意义上的世俗决策。

从hp系列我们可以了解,邓布利多打仗的一个特别好的、特别让我激赏的、极度专业的一点就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在他如此认真仔细地研究了伏地魔的人生经历之后,我们有理由猜测,他也在五十年前想办法不足了那两个月里他未曾能掌握的、关于格林德沃在他之前的过往和在他之后的一切。

或者说,他在这方面有先天性优势;至少他可以抽出那两个月记忆的银丝,将它们颤抖地收进自己的水晶瓶里,倒入冥想盆,深吸一口气一头扎下去。


他不去看他们在树上缠绵的爱语,不去看溪水边格林德沃将他压在身下,他的红发铺了满地;不去看他的嘴唇轻轻贴着他的脖颈,对他说,我需要你。


他去看,他冷静得像一个旁观者一样去检查和记录他们的每一点魔法,他们的研究成果,发明创造,智慧结晶;比如邓布利多教授他的高超变形术;比如提炼元素魂魄的鞭型魔法,格林德沃挥舞手臂召唤雷电劈在他的一个学生身上,而他制造水的囚笼、火的锁链以对抗他的另一个学生。比如他们研究出的幻身术,让他们“不用隐形衣也能藏得很好”;他们压低了声音倒在沙发上,阿不福思在一旁的厨房里大声挤着山羊奶;格林德沃在他看不见的胸前恶作剧地吻了一下。


他研究他们的过往,把它们全部变成武器。

最适合你的刀刃,来自我最好也是最坏的记忆。


他知道他要做的一切事情,他知道他的魔力。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邓布利多利用了这一点;这让他痛苦不堪;这却远远不是他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痛苦。



所以,“格林德沃纵横欧洲,统治期间,却从未染指英伦三岛。”

那里有他最可怕的敌人。

那里有他最初和最后的爱人。

正因为他的爱人是他的敌人,所以战争才显得格外可怕。那种冷酷的透彻了解,把一切热吻都冻结成万古冰雪。

然而,1945年,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还是站在了彼此的对面。没有圣徒支持者,没有学生凤凰社。穹顶之下残阳如血,他们站在血色之间。只有他们两个人。他们谨慎地将魔杖举在胸前,近乎刻板地向对方鞠了一躬。然后双方起身,向后转,一步,两步,三步,再回身,举起魔杖——

如同在跳贴面舞。

优雅,礼貌,近乎脉脉温情。下一秒,他们就把尖刀插入彼此的喉咙或者心脏。一切能让你死的地方。




可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这一幕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呢?

单独决斗,肯定是邓布利多的期望。但是,这是格林德沃的期望吗?

这是万人之上、气焰极盛、睥睨整个欧罗巴的格林德沃的期望吗?




但是,这也不是这份报纸的重点了。

这份预言家日报还透露了一个若有若无的小信息:

一位姜色头发的可疑巫师,正在接受调查。(报纸中下部)

这份报纸出版于格林德沃失踪之前(两秒后画面开始大幅度出现各国“格林德沃在哪里”的疑问,说明这个时候格林德沃才化身Graves部长潜入美国、长期消失),那么,这位姜黄色头发的巫师是否是格林德沃,就存在怀疑空间。当然,仅是一个脑洞。



这份报纸同时向我们展示了许多巫师界的日常生活百态:

霍格莫德举办第一届魔法水生植物节。邓布利多可以去剪个彩,去猪头酒吧喝一杯,然后被弟弟扔出来。

某位前任部长,被拉文克劳的学生们授予荣誉学位。看来跟学术荣耀沾边的事情,还是拉文克劳的传统领域。唯我鹰院,淡泊名利。外边打得天昏地暗,我自不动如山,高傲搞研究。

魔药人专栏——Pleamont Potter的魔法生发药水让美国巫师惊叹。这位波特的祖先肯定没想到,自己的某一代曾孙最怕上的就是魔药课。

魔法部招聘法律执行司员工。巫师们情绪恐慌,魔法部压力山大。还记得亚瑟·韦斯莱先生在hp7里唯一一次的升迁么?乱世出英雄,乱世找工作,诚不我欺。


而这份信息量已然巨大的预言家日报,最比比多味的一颗糖,是这个:


【“独家披露——巧克力蛙更换新包装”】


蛙,邓布利多看到这条报道的时候,正在往自己的早餐茶里加第四块方糖。“真令人高兴!(Enraptured!)” 他的指尖漫不经心地划过左上角格林德沃的名字,想道。


任是变形术教授邓布利多,当时也未曾想到:几十年后,他的名字连着格林德沃的,落在那早已不新的画片上,像是某种公诸于世的、一生不变的证明。



回到我们中间的那个问题:

为什么那一幕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为什么巧克力蛙的画片上,最终连有他们两个人的名字?







最后插播一个广告:吃最甜美的蛙,()最甜美的人。学校特价,一块一刀。童叟无欺,不甜不要钱。

呱。





评论

热度(2116)

  1. AAAEvelyn解宁 转载了此图片
    天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