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开心就好

【叶修】新欢旧爱

鲜肉月饼:

字数:7597




0、


“我真好奇那些花钱买你QQ的人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黄少天一边泡面一边给对面的人发了一条消息,然后盖上泡面盖子把手机扣上去压着,继续专心致志的看他的电视剧。


三分钟以后,拿过手机一看,对方果然回复了。


“那你是哪里加上的。”


“傻不傻啊,你们那一届导演系新生群里翻到你的呀。”


“你还挺聪明。”


“这需要聪明吗,简单的常识啊,虽然你现在很厉害,但是大一的时候你也是个新生嘛,不管是愿意不愿意,都要稍微合群一点嘛。”


“说得对,黄少天小学弟。”


“你知道我?”


“当然啊,风头这么盛,刮到我这边了。”


“嘿嘿,叶修学长,那你要不要和风头这么盛的我一起吃个饭,我请你。”


“不要。”


“次奥。”


 


1、


黄少天又梦到了他和叶修在一起时候的样子,青春躁动,无可救药,仿佛有燃不完的勇气和力量。


那会叶修是导演行业的新人,而他只是个在R大音乐系进修的素人。他们丝毫不用偷偷相爱,也没有艰难险阻,他们可以恣意的牵手或者拥抱,在没人的角落里亲吻,被看到了也没关系。


每每要交作业的时候,黄少天就躲到叶修的出租屋里,哦,很久以后黄少天才知道那不是出租屋,那就是叶修自己的房子,不过没关系,分手了嘛。黄少天躲在那间屋子里,窝在闷头剪片子的叶修身边,哼哼写写,唱两句划两句,灵感来了再跑到钢琴那里弹奏起来。


是的,叶修那里有一家钢琴,第一次进叶修家的时候,黄少天惊讶极了,狠狠的嘲笑了叶修一顿,然后又被叶修的琴技狠狠地嘲笑了回来。


“你是不是只会弹小星星?”


那人回奏了一段野蜂飞舞。


在黄少天的梦里,他们在钢琴边做爱,抵死缠绵,像是饥渴的旅人和水妖。


只是谁是旅人,谁是水妖,却说不清楚。


黄少天有些无奈的从床上爬起来,拈着脏了的内裤进了卫生间。


“你真没用。”


他对着镜子里眼窝深陷,胡子拉碴的自己说道。


一个人的时候,他也并没有很多话。


今天是他和叶修的纪念日,分手一百天纪念日。


“我要出去庆祝一下。”


 


2、


黄少天最终还是成功的和叶修一起吃了饭,在食堂里,拼桌,只是快吃完了他们才认出对方来。


“你也喜欢吃这家的馄饨啊,我吃了半学期了都没吃腻。”


黄少天看了看对方的碗,想出了一个话题。


黄少天总是话题最多的人,和他在一起永远都不会冷场。


“不喜欢,不浪费。”


叶修着急要出去抽烟,端着餐盘留下了和同学面面相觑的黄少天。


“你还不如不把他认出来呢,保留我心中一丝美好幻想不好吗。”


黄少天苦着脸有些埋怨。


“压力山大啊黄少,我怎么会知道你们俩坐在一张桌子上,还不认识对方呢。你每天都在念叨叶修叶修叶修,我以为你已经认识叶修学长了呢。”


郑姓同学无奈的说。


“你胡说,哪有每天念叨了。”


黄少天有些急,这人怎么什么实话都往外倒,大庭广众的,要是传到叶修耳朵里多尴尬,今后还怎么直视他。


“哟,小学弟还是我的小粉丝啊。”


所谓怕什么来什么,叶修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次奥,你不是走了吗?你从哪儿冒出来的?”


黄少天惊得跳起来,真·吓了一跳,声音都拔高了三度。


叶修笑眯眯的看着他渐渐涨红的脸,悠悠的说“这不是落一东西吗,我回来找找。”


“你丢什么了?我帮你找。”找到你就快走吧,这句黄少天没说出来。


“现在找到了。”


叶修摸了摸口袋,也不知道刚才究竟落下了什么。


“哦。”


黄少天心说这下里子面子都丢完了,垂头丧气的准备离开。


“下午有时间吗?”


叶修想起什么似的问。


“没有,可忙了。”


黄少天摆摆手,一溜烟跑了。


 


3、


黄少天出门的时候门口果然还有几个记者蹲着,自从他那次和X传媒的张老板一起吃饭被拍了以后,那群记者就没放过他一天。


几乎每天一上网就会看到铺天盖地的评论,死gay,同性恋,被包养,恶评层出不穷,更让他无奈的是,不断有人以知情人的身份爆料他的消息,在“知情人”和水军的双重作用下,他已经彻底成为同性恋代名词了,还是那种品质极为恶劣的死基佬。


他没有说,比如和那位张总一起吃饭纯粹是因为张总要往他那里塞人,而他拒绝了,他不爱解释,那位张总更是无所谓,甚至还有些推波助澜的意思,这个圈子不就是这样,能合作的就合作,能落井下石的时候也千万不要放过。


喻文州顶着董事会的压力,给他放了个长假,他的本意是让黄少天出国休息一段时间,而黄少天领了假直接回了家,窝在家里,醉生梦死。


他太瘦了,他本来就瘦,现在更是瘦的像是大风里枝头上摇摇欲坠的花。


媒体把他暴瘦的图片传到网上,瞬间席卷各大头条,他曾经是站在乐坛巅峰的男人,穿高定,游走在各大顶级音乐盛典,现在穿着肥大的T,一个人坐在餐厅里吃饭,对面还放一个大眼蛙陪着。


更恶毒的谣言开始发酵,喻文州在时态更严重之前把那些传谣的人一纸诉状送上了法庭。


黄少天刷着网页冷眼看着,那么多人想要他死,他偏不,他绝不。


一瞬间,他想起叶修,他是不是也在看着自己颓败的样子,这踏在他身上的一万只脚有没有他。


 


4、


“少天,醒醒。”


黄少天的午觉时间视情况而定,有课的下午就比较短,而这种没有课的下午,他可以一觉睡到凌晨,简直睡觉界的神人。


“文州,别闹,再睡会儿。”


距离睡醒还有十万八千里的黄少天把头又往被窝里拱一拱,裹得像个毛毛虫。


“醒醒。”


“文州。”


没睡醒的呢喃嗓音拖着尾音,有些奶声奶气的撒娇意味,可惜喻文州没听到,因为他刚推开门。


“叶修学长,来找少天啊。”


喻文州手里拎着食品袋,看来是给黄少天带的。


叶修点点头,没有多说话。刚才被那小猫似的声音挠的有些痒痒的心也渐渐平复。


“少天,起来啦,叶修学长找你来了。”


喻文州捏着黄少天的鼻子,果然没过几秒,黄少天憋得脸红红的醒来了。


“别闹呀。”


他的眼睛湿润又朦胧,声音甜腻,头发凌乱,裹着被子坐在那里,柔软的像一只好脾气的猫。


“哟,醒了啊,你可真难叫。”


黄少天渐渐看清了来人,脸依旧是红的,也不知道是刚才憋红的,或者是……害羞?


“学长,有什么事吗?”


“想请你帮个忙。”


叶修十分想出去抽口烟。


“啊?你需要我帮忙?打杂吗?”


黄少天有些惊讶,叶修的全能早在他入校门那天就听说了。


每个学校都有这种人,他们不爱上课,他们成绩优异,他们马列主义背不来,但是他们专业课永远第一。


不过叶修这个变态,连马列考的都很好,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生来气别人的。


“你跟我走就知道了。”


“哦,好的。”


刚睡醒的黄少天乖的一塌糊涂,顺从的点了点头。


黄少天在床上扒一扒,在床尾找到了内裤,在被窝里找到了裤子,在被窝里穿好了这两件以后,他才低着头从床上爬下来,这回连耳朵尖尖都是红的了。


“走吧学长。”


黄少天收拾好了自己以后,跑去窗台喊了实在忍不住去抽烟的叶修。


“走吧。”


 


5、


@叶修:


适可而止吧,都是成年人了,希望有些人能学会见好就收。


[图片]


平地一声惊雷。


几个月不发一条微博的叶修在愈演愈烈的谣言中站了出来,带着他一贯的嘲讽和不为人道的温柔。


微博配图是新华字典里见好就收那个词语的解释,嘲讽力度十成十。


黄少天笑了笑,把手机扣在了桌面上,依旧很安定的吃饭,只是握着筷子的手在不停的颤抖。


他不可抑制的想起叶修的怀抱,温暖,包容,可以挡住一切风雨。


可惜回不去了,他是树,而他是夏天的风,离开了就不能回头了。


甜品里掉进了眼泪还是甜品,黄少天一勺一勺的把最后一道餐后甜点吃完,我要反击,他告诉自己。


打了个电话给喻文州,把前因后果都告诉他,喻文州却一点也不惊讶,出事的那天他就开始查,是谁向黄少天下手。


“做你想做的事情吧,少天。”


喻文州温柔又坚定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让黄少天万份庆幸,他失去了他的爱人,可是他的友人们还在。


@黄少天:


哟,好久不见,都吃好喝好啊。吃饱喝足就要加强精神文明建设,脑洞大的就当编剧,心思多的就写小说,节奏感强的就转行当编曲,别躲在电脑后面了,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去更大的世界看看吧。


污言秽语和温言善语,冷嘲热讽或者是义正辞严,好的坏的所有的一切都涌向黄少天的眼前,挣命一般搏着存在感。


相信他的人依旧相信,不相信他的人在劝说着别人一起不信。


微博被粉黑路人一路刷上了第一的位置,和他毗邻的是叶修的那条。


时隔多日,再次看到两个人的名字在一起,黄少天心下竟生出微妙的平静。


一切都会过去的,爱恨别离,生死依依,都会过去的。


 


6、


“学长,我们要去干什么?”


黄少天乖巧了没多久,就恢复了话唠的本性,走在叶修旁边,侧着头看向他,嘴里不停地问东问西。


“去做有趣的事情。”


叶修卖了个关子。


“你当我三岁吗?”


黄少天撇了撇嘴,十足的不信。


“你这么崇拜我,和我在一起做什么事情,你都会感到有趣把。”


叶修大言不惭,冲他笑笑。


“喂,我已经不崇拜你了,你在我心中的形象崩塌了,崩塌了懂吗?”


黄少天气的不去看他,嘴里还在强辩。


叶修没有骗黄少天,的确是做有趣的事情。


他的导师给他报名了一次新锐摄影师大赛,奖金丰厚不说,可以直接有机会面谈嘉世的老板,这对于他们这一般学生来讲,才是最大的诱惑。


如果是十年后二十年后的叶修,可能根本不会在乎,可是那是年轻的尚对行业充满无穷期待的叶修,所以他想去,想拿那个从千万人里脱颖而出的唯一名额。


他相信自己的水平,相信自己的相机,可是一直没有那个合适的镜中人。


现在有了。


“我有一个很重要的忙,请你帮我。”


叶修把他带去了一家甜品店,黄少天一直想去,但是碍于荷包不够丰满所以一直没进去的那家。


叶修的语气很郑重,一点没有平日里懒散又随性的样子。


“好、好的。”


黄少天很明显被吓到了,舀了一块布丁,捏着勺子不敢动。


叶修笑了笑,握着他的手,把那块颤颤巍巍将掉未掉的布丁喂进了他的嘴里。


“好吃吗?”


“我自己来。”


黄少天这回反应很快。


 


7、


黄少天退出微信,用登录了另一个账号,账号上只有孤零零的一个好友,君莫笑。


账号显示的最后一条消息正好是一百天以前,“君莫笑撤回一条信息。”


黄少天自嘲的笑了笑,看来今天叶修站出来说话的很大一个原因是喻文州这边请他帮忙。


想想也是,叶修当年自己被黑的更惨都没有站出来说过一句话,现在又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替别人说什么。


黄少天作为一个被甩的前男友,在这一点上十分有自知之明。


召唤服务员来买单,服务员小姐递了张纸条给他,写着“黄少加油,我们相信你。”有一个、两个、三个拇指印,还有一只……猫爪印。


黄少天抬头看了看,一个小姑娘抱着一只小奶猫在给他招手。


小姑娘的爸爸妈妈回头看了看,也给冲他笑了笑,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他回了一个握拳的姿势,小心的将那张纸收进钱包里,起身离开。


虎落平阳他还是虎,龙游浅滩他还是龙,无论怎么样,他都还是黄少天。


“文州,你那边要我做什么吗?”


黄少天打了个电话过去,声音透着久违的活力和清亮。


“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长肉,剩下的都交给我们吧。”


喻文州声音里的笑意隔着电话都能听出来。


黄少天甚至有一瞬间想感谢上帝,让他的生命里出现了这么好的人,包括曾经出现的也要感谢。


他想了想,近了附近了一家理发店,被热情的托尼老师们团团包围。


“我想剪个锅盖头。”他阻止了热情的托尼老师们对他形象改造的建议,很朴实的说出了他的想法。


他出道那会就是顶着当时最流行的发型,被网友们戏称为锅盖头的那种,显得他很幼稚,很小,但是很能激发女性粉丝的母爱。


“这……”


托尼老师们还有话要说。


“不然就剃个光头,你们看着办。”


黄少天倒是很豁得出去,跟理发师们耍起了无赖。


最终顾客是上帝,黄少天顶着五六年前流行的发型,拍了张自拍放到了微博上。


“黄学家”们纷纷开始解读,有的人说“黄少的意思就是我还是我”,有的人说“他想表达从头再来的意思”,更多的人默默右键,然后尖叫着“啊啊啊啊啊宝宝你终于放自拍了!”


生活终究是自己的。


其实他就是想说,老子年轻,老子脸嫩,老子剪个锅盖头也不违和。


他扫了扫评论关上了微博,于是错过了一条微信。


@无敌最俊朗:你又仗着脸嫩折腾自己了。


8、


“能走了吗?”


叶修问瘫坐在沙发上的黄少天


吃的心满意足的黄少天二话没说乖乖的点了点头,站了起来。


叶修拉住了他,用拇指擦了擦他的嘴角,“有白的东西,沾上去了。”


这他喵的绝对是调戏吧。


黄少天在心里大喊。


拍摄地点是叶修家,一栋不大的公寓,地点倒是很好。


“学长你租这里一个月多少钱啊。”


黄少天好奇的东看看西看看。


叶修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黄少天撇了撇嘴不再问这个问题,不过还是悄悄发微信给喻文州,“卧槽叶修学长租的地方好好啊。”


“你先自己转转,我把要求拿来给你看看。”


叶修交代了一声就进了卧室。


没一会儿,一阵悦耳的钢琴声飘散开来。


黄少天坐在窗边钢琴下,摇头晃脑的谈一首活泼的曲子,光打在他身上,画面又真是俗的可以,可是却有一种小鸟振翅高飞,小猫追着尾巴那样又活泼又柔软的感觉。


叶修手里拿着本子,倚在门口,想把烟点上,又怕打扰了他。


一曲终了,叶修给他鼓了鼓掌,黄少天才发现他在那里站着。


“感谢诸位聆听欣赏。”


黄少天倒是不拘束,行了个礼,才跳到他身边。


“学长学长,你这个琴真不错,我好久没碰琴了,琴房天天爆满,排队都进不去。”


黄少天的语气里都是羡慕。


“你给我帮忙,可以天天来。”


叶修给他出了个主意,至于有没有私心,不得而知。


“说好了啊,来拉钩。”


黄少天伸出小拇指,在他面前晃啊,晃啊。


“你幼稚不幼稚啊。”


叶修一边嫌弃,一边勾上了他的小拇指。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9、


记者还在敬业的跟着他,黄少天倒是心情不错,还回头冲他们笑了笑,挥挥手。


所有人都很惊讶,黄少天倒是想笑,这种程度的打击,对他来说算得了什么。


所有的痛彻心扉痛苦不堪痛心疾首都在和叶修分手那天感受了。


而之后他依旧能笑着面对镜头,把演唱会最后几站完美结束,唱情歌,唱快歌,他的心情丝毫不受影响。


仿佛是没有心一样。


没有人能看出来他经历了一场分手。


分手是叶修提出来的,他说少天我们需要分开冷静一下。


理由很简单,叶修认清了自己的本心,他还是喜欢女人。


黄少天再好也不会穿着婚纱走在他身边,和他举办一场盛大的浪漫的婚礼,也不会和他到民政局去拍一张毫无水平甚至还有点丑的结婚照贴在那张结婚证上,他们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能在阳光下牵手,拥抱,接吻。


他们什么都不能有,而无依无靠的爱情仿佛走不远多久,哪怕黄少天在支撑,也没用。


叶修那段时间的绯闻女友换了好几个,每一个都有照片,黄少天捧着手机看的清清楚楚,他却不敢问的明明白白。


直到被甩那天,他都是晕晕乎乎的。


就像突然有那么一瞬间,你从可能一无所有变成了真的一无所有。


你在最艰难的路上走着,没有人陪。


心里的世界早就经历了地震、海啸、台风,他一个人承受了一切,现在外界的刀光剑影他又怎么会怕。


他只是不想抵抗而已。


他选择从泥泞里走出来,因为他身后还站着很多人,他要保护她们,仅此而已。


 


10、


初期拍摄很不顺利,因为黄少天是标准的素人,倒是叶修丝毫不介意,一点一点的指导他,站位,眼神,动作,表情,他想像以往那样把一个人雕塑成他心中的样子,可是无论他怎么做,黄少天依旧是黄少天。


“要不,还是换个人吧。”


黄少天心虚的很。


“你不想每天弹琴啦。”


叶修故意板着脸问。


“想啊,可是我总不能为了自己的私心耽误你吧,我可以来给你打下手啊。”


黄少天鼓励自己,眼光闪烁的看着叶修。


“你会干什么?”


叶修好笑的问。


“我会的多了,最会煮饭,你和模特累了,我就可以给你们煮饭呀。”


黄少天毫不谦虚。


“不了,我就要你。”


叶修很果断的说出这句实在很有歧义的话。


“哦、哦。”


黄少天低头,算是答应了。


一天不行两天,两天不行三天,随着拍摄的次数越来越多,黄少天对叶修的称呼也从学长变成了老叶,而叶修的屋子里也多了很多黄少天的东西。


专业书、乐谱、衣服、鞋子还有阳台上晒着的内裤。


他存在的气息就像是草一样,一点一点茂盛,从一小片草地,变成了一大片草原。


“老叶老叶,这是我拍的,你看怎么样。”


黄少天捧着他的小相机凑到叶修旁边,给他展示他的学习成果。


镜头里是一直趴在枝头的猫,软的像一块白色的毯子晾在了那里,偏偏眼睛却有神的很。


“我觉得这猫特别像你,我拍了好多张呢。”


黄少天眉飞色舞,一张一张的展示着他的猫片。


“因为像我就拍那么多,你暗恋我啊。”


叶修和黄少天的头靠的极近,刚才黄少天扑过来的时候没有主意,叶修的手搭在沙发背上,现在落在了他的腰上,像是把他圈在怀里。


“喂,你想得美。”


黄少天脸一红,想挣开,却被牢牢抱紧。


“那你为什么拍那么多呢。”


叶修脸上不显,手上一点力都不敢松,生怕人跑了。


“因为喜欢猫。”


 


11、


第二天有两件事引爆了娱乐圈的话题,一是X传媒的CEO张,因为涉嫌行贿,组织卖淫被抓起来了,二是叶修回来了。


黄少天看着第一条新闻的时候笑的直打滚,看到第二条却怎么都笑不出来。


却有些欣慰。


你终于回来了。


自从叶修和黄少天分手以后,那些围绕着他的绯闻一夜之间烟消云散,叶修又变成了绯闻绝缘体,而那些女明星再看到黄少天,都会冲他笑笑,他不知道叶修和她们究竟是什么关系,他也不想过问,他怕问出来一个“叶导想把你甩了所以找我们做戏”这样的结果。


他承受不起。


就让回忆的人归于回忆,就让回忆里的感情好好的死去,挺好的。


叶修是带着新作回国的。


他的上一部电影被禁了,并付出了三年不许拍摄电影的代价。


那三年他拍电视剧,拍MV,后来和新人演员凑在一起拍网剧,除了黄少天,三年来他身边的人几乎全部换了一遍。


黄少天安慰他总有人走,总有人来。


可是最后黄少天也走了。


新作品什么都订好了,除了主题曲,按照以往的惯例,叶修电影的配乐都是由蓝雨或者说黄少天操刀,可是这次应该不是了。


喻文州和郑轩去参加了试片会。


“黄少,我跟你赌一顿海鲜,叶神还喜欢你,你信吗?”


郑轩的微信弹了出来,声音很奇怪,像是捂着嘴巴说的。


“不赌,不感兴趣。”


黄少天秒回。


“看了电影你就感兴趣了。”


 


12、


喜欢猫的黄少天在生日那天得到了一个礼物,一只某牌的豹子手镯,黄少天查了查价格,立刻打车去找叶修,以前他都是坐地铁来着,为了安全,特地多花钱打车了。


“太贵了,我不要。”


放下那个手镯的时候,他都是小心翼翼的。


“拿着吧,奖金买的。”


叶修大气的很。


“那也是你的奖金,不是我说,老叶你这样太败家了,奖金怎么能用来买这么贵的东西还送人呢。”


黄少天甚至有些痛心疾首了。


“送你的,不算败家。”


叶修握着他的手给他带了上去。


“你,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你想的意思。”


“我什么都没想。”


“那你好好想想?”


“我现在不想想。”


“好吧,我喜欢你,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叶修很体贴的把答案说了出来,黄少天不用想了。


“那你先把这个退了。”


黄少天把手镯摘下来递给叶修。


“那你同意了吗?”


 


13、


郑轩传过来一个小视频,画面里只有叶修,台下一个人都没有,看来是试片会三场。


“黄少,这电影超神,背景音乐只有钢琴一种,还是叶神自己弹得。”


郑轩的声音出现在视频里。


“咳咳,那边的郑同学,这是我的视频。”


叶修的声音传了过来。


“少天,这部电影是残缺的,他缺少音乐,就像我缺少你一样。呸,这什么台词啊,沐橙写的太肉麻了。少天,我跟你分手是因为和家里斗争到白热化阶段了,那些女星都是受人安排来的,我是为了让家里相信我已经和你分手了才配合做戏的,现在我赢了,你愿”


话还没说完,视频结束了。


“黄少黄少,视频的最后一句话是叶神问你愿意回到他身边吗?”


 


14、


愿意啊。


 


15、


愿意啊。




每一次,每一个我,都愿意和你在一起。



评论

热度(366)

  1. coherence鲜肉月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