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开心就好

【近来捡到的偏门小料,真是相当偏门……】

214782:

——老规矩,随改随删,要看赶紧看,虽然我全是复制粘先贤遗训,那也难保会不会被抓进小黑屋,毕竟我撸一直这么娇嫩你说是吧。
 


1.唐宋以来的一般僧服,多着黑衣。到了元朝文宗时代,因为特别重视欣笑隐和尚,文宗便御赐黄衣。后来他的徒弟们便都着黄衣了。到了明初,制定参禅僧的衣黑色,讲经僧的衣红色,应请诵经拜忏的僧衣葱白色。


【头一个,咱们先正经一点。】
  
   
2.【好了我正经完了,心理年龄未满十八周岁的盆友麻烦回避一下谢谢。】


在中国小说史上,正是《飞燕外传》这篇小说第一次出现了比较直露的性/行为描写。如写成帝‘每持昭仪足,不胜至欲’以及服春/药绝/精而死等等,对后世通俗小说的性行为描写影响很大,或可称为中国小说性行为描写之滥觞,诚为茅盾所言:‘此短文简直可称为后世性/欲小说的源泉,换言之,即后世的长篇性/欲小说的意境,大都是脱胎于《飞燕外传》的。’(《茅盾文艺杂论集》)。


【服了,扫个盲还得打码……】
  
  
3.古称状元,不必殿试第一名。当时新进士,皆得称状元。惟南汉状元不可作。


《十国春秋》载:“刘龚定例,作状元者,必先受宫刑。”


【一般来讲人们对生存资源的占有是为传播基因服务的,但是他这么一搞,直接就断了人家优势基因的根,真是太毒了啊喂!】
 
 
4.真松煤远烟,自有龙麝气。


世之嗜者如滕达道、苏浩然、吕行甫,暇日晴暖,研墨水数合,弄笔之余,乃啜饮之。


蔡君谟嗜茶,老病不能饮,但把玩而已。看茶啜墨,亦事之可笑者也。


【摸茶就算了,喝墨那个,我比较好奇他每次出恭过后有没有回头看看桶……】
  
  
5.陶侃击杜,谓其部将王贡曰:“卿本佳人,何为从贼? ”


【卿本佳人,何不从我?XD】
  
  
6.【这篇略屌,《子不语》里我最喜欢的一篇,跟鱼蓝观音和欢喜佛是一个路子,但是这个显然更加无遮……我知道你们没什么耐心看古文,重点在最后两段,只能帮到这儿了,不谢。】


五台山僧,号清凉老人,以禅理受知鄂相国。雍正四年,老人卒。西藏产一儿,八岁不言。一日剃发,呼曰:“我清凉老人也,速为我通知鄂相国。”乃召小儿入。所应对,皆老人前世事,无舛。指待者仆御,能呼其名,相识如旧。鄂公故欲试之,赐以老人念珠,小儿手握珠叩头曰:“不敢,此僧奴前世所献相国物也。”鄂公异之,命往五台山坐方丈。


将至河间,书一纸与河间人袁某,道别绪甚款。袁,故老人所善,大惊,即骑老人所赠黑马来迎。小儿中道望见,下车直前抱袁腰白:“别八年矣,犹相识否?”又摩马鬣笑曰:“汝亦无恙乎!”马为悲嘶不止。是时,道旁观者万人,皆呼生佛,罗拜。


小儿渐长大,纤妍如美女。过琉璃厂,见画店鬻男女交/媾状者,大喜,谛玩不已。归过柏乡,召妓与狎。到五台山,遍召山下淫妪与少年貌美阴巨者终日淫/乐,亲临观之,犹以为不足;更取香火钱往苏州聘伶人歌舞,被人劾奏。疏章未上,老人已知,叹曰:“无曲躬树而生色界天,误矣!”即端坐趺跏而逝,年二十四。


吾友李竹溪与其前世有旧,往访之。见老人方作女子妆,红肚袜,裸下/体,使一男子淫/己,而己又淫一女,其旁鱼贯连环而淫/者无数。李大怒,骂曰:“活佛当如是乎!”老人夷然应声作偈曰:“男欢女爱,无遮无碍。一点生机,成此世界。俗士无知,大惊小怪。”


【没什么好说的了,大师受我一拜。】
  
  
7.【想当年我心地尚且清白,侬晓得我读到董贤“既言帝病痿,不能生子,安能幸我”这一句时内心有夺崩溃嘛?!你曝你主子阳痿就算了,你还顺手把卫青霍去病也拖下水,简直是太讲义气了!!!咳,这篇好玩的在中间,后面的我就不截了,想看你们自己找,也是《子不语》里的,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感慨一句,《子不语》是部奇书啊,老袁诚会玩儿……】


康熙间,从叔祖弓韬公为西安同知,求雨终南山。山侧有古庙,中塑美少年,金貂龙衮,服饰如汉公侯。问道士何神,道士指为孙策。弓韬公以为孙策横行江东,未尝至长安。且以策才武,当有英锐之气,而神状妍媚如妇女,疑为邪神。会建修太白山龙王祠,意欲毁庙,拆其木瓦,移而用之。


是夕,梦神召见,曰:“余非孙郎,乃汉大司马董圣卿也。我为王莽所害,死甚惨。上帝怜我无罪,虽居高位、蒙盛宠,而在朝未尝害一士大夫,故封我为大郎神,管此方晴雨。”弓韬公知是董贤,记《贤传》中有“美丽自喜”之语,谛视不已。神有不悦之色,曰:“汝毋为班固所欺也,固作《哀皇帝本纪》,既言帝病痿,不能生子,又安能幸我耶?此自相矛盾语也。我当日君臣相得,与帝同卧起,事实有之。武帝时,卫、霍两将军亦有此宠,不得以安陵龙阳见比。幸臣一星,原应天象,我亦何辞?但二千年冤案,须卿为我湔雪。”
 
  
tbc……or fin?

评论

热度(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