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开心就好

“闭上眼睛。”她把手指轻压在他的眼皮上低声吩咐,另一只手则托着他的下巴。

他轻眨眼睛,如羽般的睫毛上下晃动了一下,然后闭上眼。

她有些微诧异,没想到他竟会如此乖顺,然后她就将这一切抛诸脑后,她用膝盖挤开他的双腿把小腿压在椅子上,保持着单腿直立的动作,接着俯下身把唇印上他的额头。

淡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户笼罩在她的身上,在她的周身蒙上一层朦胧的光晕,勾勒出玲珑的轮廓。背部脊椎的凸起划出一道弯弧,往下到纤腰又是一抹利落的凹陷,然后是向上的一个轻挑随后是仿若用尺子画出来的直线,柔和又凌厉的线条让人见识到什么叫做骨肉匀亭。

捧着他的脸的手轻抬,柔软的唇瓣缓缓下移,又印上他的眼皮,然后继续往下,落在笔挺的鼻梁上,一个个轻如鸿羽,又重如千金的吻。

她就用唇抚摸遍他脸上的每一寸。

看得出他似乎也是欣喜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不大的弧度,却又马上抿起来,像是害怕被别人看到似得。

她的吻落在了他的唇上,唇与唇相贴了一瞬,然后她又微微离开,发出一声满足的叹谓。此时她跪坐在自己的腿上,像是猫咪一般的狭长眼睛眯起,脸上的表情得意。

她又把唇贴了上去,果冻般触感从唇上传来,她伸出舌尖细细勾勒他美好的唇形,牙齿轻咬着唇瓣,把他的唇吮吸得发红。然后,她又像是不满足一般,把舌探进了他的嘴里。

他偏了偏头,主动地迎合她略有些粗暴的动作。

他们的牙齿与唇舌磕磕碰碰,每一个动作都尽显青涩与稚嫩,可心跳却快了起来。每一下的跳动都诉说着那不可宣扬的感情,心底有充满诱惑的声音在叫嚣:再多一些,再多一些!

于是,不知何时,他们十指相扣,他们紧密相贴。

她的手也已从脸颊下滑到他的胸口,手掌下澎湃的心跳让她也忍不住轻轻颤抖。他的手也从椅子上轻抬扣住她的纤腰,把她紧紧箍在自己的怀里。

时间仿佛都静止了,定格在他们的亲吻的时刻。

利刃出鞘,刺入皮肉时发出“噗”的一声,轻而细微。可室内本就安静,这声音被放大了无数倍。

女孩睁开眼的时刻,男孩也睁开眼,他们沉默地对视。过了半晌,她抬手抚上他的胸口,然后在他胸口上轻轻按了一下,脸上的笑容无辜,“疼吗?”

他注视着她,冰蓝色的眼睛没有一丝情感,然后他缓缓摇头,“不疼。”

闻言,她像是忽然松了一口气,身体一寸寸地下滑。他眼疾手快接住了她的身体,于是她顺势把头靠在他的颈窝处,在那里蹭了蹭,然后放心地闭上了眼,脸上表情如释重负,“那就好。”

他低头凝视着她的脸庞,此时她仍然倔强地勾着嘴角,脸上的笑甜蜜得像是泡在蜜糖里,表情就好像夏日的午后吃饱喝足,然后懒洋洋地躺在阳光底下晒太阳的猫咪。但眼角处却仿佛有一点晶莹闪烁。

他的拇指划过她的眼角,感觉到指腹上一点冰凉,他看着她,缓缓地含住自己的拇指,嘴里顿时蔓延开一种苦涩的味道,让他几乎忘记了甜。

他忽然低头圈住她瘦弱的身子,把脸贴在她的脸颊上,可是那个女孩却没有像往常一样跳起来嚷嚷,而是没有一点动作,依旧是瘫在他怀里的姿势。他保持了这样的姿势一会,然后他把她打横抱起来,手中的重量让他讶异地一皱眉头,没想到她竟然会那么轻,全身像是没有骨头一般。他把她放在柔软的贵妃榻上,动作轻柔,像是对待珍惜的宝物,不想要弄疼她。

温柔而眷恋的阳光投下来,让她长而卷的睫毛在眼下制造出浅淡的阴影,浅栗色的长发在发梢处微卷,然后被斜斜地拢在肩侧,像是天使。

贵妃榻让人从正面完全看不到她的后背,自然也看不到从她后心插入的那把匕首。她的脸上依旧是那副满足而眷恋的笑,自然得就好像她并没有死去,只不过在享受午睡。她的裙子白得近乎透明,没有一滴血溅在上面,出刀的手稳定,没有一丝颤抖,所以伤口没有扩大,也就见不到血。

他站起身,理了理身上没有一丝皱痕的衣服,脸上表情淡漠,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然后沉声说:“任务完成。”

说完这串话之后,他关了手机,然后往房间外走去,在按住门把手的时候,他忽然又回头看了她一眼。他怔怔地看着她,保持着这个姿势良久都没有动作,过了一会,他忽然又松了手,然后转身朝她走过去,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在了她的身上。

无意中,他的手擦到了她的皮肤,那触觉冰凉刺骨,不带有一丝温度。此时,他才确确实实地感受到这个女孩已经死了。

他看着她,然后把手轻轻地按在自己的胸口,缓缓地补完了那句没说完的话。

“……但我的心里忽然空了一块。”

我不疼,但……心里却忽然空了一块。

他头也不回地踏出房间,猛烈的阳光让他一下子眯起了眼,他抬头盯着太阳,然后又因为太过刺眼的光芒而低下头。

暖阳照射在身上,心里却是大雨滂沱。




2015.4.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