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开心就好

动如参商:《残次品》角色分析

思雨妹Cecilia:

《残次品》剧情行至中期,大部分角色的层次已经展开,显露出了各自的人格魅力。回想起前期独眼鹰挤兑林静恒的时候说,要么做个纯粹的好人,要么干脆反了;林狗这个两面三刀的,还觉得自己挺不错,就很丢人了。不得不说,独眼鹰粑粑这两百年没白活,在八大星系搅弄风云的正是这三类人。仅以本文,我将从此三个角度分析《残次品》的角色设定。


干脆反了的,很不幸,是林妹妹。弑夫、窃X国、贩X毒,顺便把仇家灭门、拉上八大星系陪葬,“战绩”甩了范思远八条街。她像那群“朗读者”一样,狠毒、邪恶,却也令人惋惜。晋江上有条评论,大意是林家这两兄妹互相介绍的时候,估计会说:“这是我妹,天生文弱爱好逛街跳舞的傻白甜”;“这是我哥,从小实诚被王八蛋军委坑死的傻大个”。也许他们本身曾经是胆小而羞怯的,最大的本事无非是高兴的时候在心里偷着乐、生气的时候躲起来不见人。但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一生过得不会轻松。从小被夹在军委与管委会斗争的漩涡里,又遭遇陆信事件的天翻地覆,在家仇国恨、党同伐异中,为了生存,一个变成了花瓶名姝,永远优雅得体、喜怒不形于色;一个变成了飞镖靶盘,各方势力恨不能碎尸万段之而后快。


林静恒说,妹妹嫁进管委会、哪怕跟他断绝关系都是好的,明哲保身,无论东风和西风谁压倒谁,她都能过得不错。而林静姝又何尝不是以自己的婚姻幸福为代价,变成钉子楔进了管委会,只为给哥哥留一条后路。偏偏事与愿违,算尽了机关、下空了血本,只换来一座衣冠冢。世道夺走了她唯一的亲人,她巨大的牺牲付诸东流、满腔的情感无处安放,仅剩的着力点,似乎就是把这个虚伪、恶毒、摇摇欲坠的操蛋世界一脚踢下深渊。林静姝反了,不仅反gov.,也反/社会、反/人类。她厌世、灭世、自毁,有谋略、有手段、有执行力,却唯独没有希望。她并不想保全什么,也不想建立什么,唯一的目的就是带着所有人一起沉入淤泥。


而用尽了一生的力气和运气,才从淤泥里爬出来的,是她的幸运E哥哥林静恒。将军应该是P大目前塑造的最矛盾的角色。天才的军事家,广袤太空中的钢铁长城,却也是一个理智的疯子、忠诚的叛徒、光明的阴谋家、自我放逐的独裁者、满腔热忱的薄情郎。亲妈的非酋卡不是白发的。前半生,林与他挚爱的一切都堪称动如参商:“父亲”的生命和名誉在粒子流中灰飞烟灭;唯一的血亲与他若即若离、甚至兵戈相向;在纠结中守护的和平分崩离析;那句“独眼鹰不肯把他交给我,挺明智的”,辛酸不足为外人道也。幸亏,有一个人每天都在攒运气,终于追上了他。一场重病,让他认清了脚下的路。一件礼物,让他找到了同路的人。真的是太喜欢水晶球这一章。两件礼物,串起了他的半部人生。当年陆信的一架小机甲,让一个内向孤僻的孩子走进了精神网无边的疆域,摆脱了封闭的自我,拥抱了星辰大海。却也注定了未来会有一件军装,扼住他的喉咙、扳住他的肩膀、拉住他的脚步,让他敏于思、讷于言,三缄其口、三思而行。四十余年后,又是一件礼物,让他在星汉灿烂中不再失重,有一片瓦遮风挡雨、有一个人相依为命、有一个家共担风雨,有一片色彩、一丝温软、一阵放肆,充实进黑白、压抑、自我厌弃的生命里。


有人把林陆二人的关系比作《光年之外》这首歌。私以为,更为契合的是《神奇女侠》的经典台词“I save today. You save the world.”,是“脚踏实地与仰望星空”,是陆信的一体两面。独眼鹰觉得,他们两个身上都有陆信的影子:看到陆必行,就想起风雨同舟的情谊,让人心软;看到林静恒,就忘不了风刀霜剑严相逼,让人心似铁。在动乱频仍、满目疮痍的世间,“人形自走对军宝具”林静恒和他“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白银十卫,几乎等于生存的保障。“天地不仁,万物为刍狗”。碳基生物是这样脆弱,乱世、战争、病毒、射线,都可以轻易地让我们灰飞烟灭。如果没有林的杀伐决断和近乎冷酷的手腕,怕很难做到“苟全性命于乱世”。但“生存”又不完全等于“生活”。朝不保夕、惶惶不安,行尸走肉般的活着,宛如慢性自杀,只会等到从精神到肉体的消亡——就像失去了伊甸园的沃托人。所以我们需要陆必行。


陆校长总让我想起Beyonce在联合国演唱的那首歌。


I was here


I lived, I loved


I gave my all, did my best


Brought someone to happiness


Left this world a little better, just because


I was here


他“生来就亏欠这片土地”,经历过最撕心裂肺的苦难,却依然乐观得有些天真、慈悲到被骂“圣母”。他身上切切实实地体现着人类社会绵延百代的精粹:平等、博爱、传承、希望。如果没有这些信念,人类就算发展到太空时代,也不过成为凯莱亲王,依然是野蛮人——只不过互殴的工具从石头和棍子变成了星舰和导弹。校长自谦为“身无长物,只会坑蒙拐骗”,联想到我party成立初期,一穷二白、没权没势,甚至动辄被“剿匪”,却空手套白狼一般吸引了不知多少能人奇才。靠的不正是一幅蓝图、一片憧憬、一颗心?陆必行的信念,让人们在每日为温饱奔忙的时候有机会抬起头来,看到值得为之奋斗的明天,看到有尊严、有希望的愿景,知道通过自己的努力,我们可以“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会”。


目前为止,陆必行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所做的一切还全都是出自良知与自愿,已经令人由衷钦佩。万分期待他得知自己的血亲即是陆信将军的一刻!继承父亲的遗志、获得“哥哥”的爱与帮扶、承载着八星系乃至整个联盟人民的期待,他会怎么想、怎样做,这将是他最为关键的觉醒和蜕变。


不得不为作者塑造人物的功力而折服!张力无限!读《杀破狼》的时候,每天都在感叹顾帅真是风华无匹,“挥袂则九野生风,慷慨则气成虹霓”。山河破碎,风萧瑟,雨飘摇,霜雪催,封侯安定安四方,那年长安终长安。等看到《默读》又觉得,世上怎么会有费渡这样的可人儿?怎么会有人比他更聪明又更傻,更脆弱又更坚强,更左右逢源又更孤注一掷,更惹人怜爱又更令人敬佩?而《残次品》的恒星和行星组合回答了这个问题。港真,如果有人问“Priest的作品你最喜欢哪一部?”不要犹豫,答案只能是:下一部!


一生为世界和平奋斗、每日三省的绝对好人,当之无愧是陆信将军。有人说,“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从没出过场的人”。陆信一直存在于大家的记忆里:在旧部眼中,他高大如神话;在林静恒心里,他亲切又模糊。于警督说“我们相信联盟,即使联盟不拿我们当人看”。他们远在第八星系,对联盟的了解能有多少呢?估计跟陆必行差不多,连“沃托有没有筒子楼”都搞不清楚。与其说他们相信着联盟,不如说他们相信的是陆信。就像50年代归国的科学家们说,我们相信的不是party,而是周丞相。最近几章,透过自由联盟军老兵的眼睛,那一段峥嵘穿过尘封的岁月,沸腾而真切地呈现,陆信的形象也前所未有的鲜明起来——不仅是一个政治敏感度不高的“星际版顾昀”,更是具象化的“希望”,是一道光。蝼蚁们重拾了信念、重拾了信任、重拾了向往,追随着这个太阳一样明亮的人、身边站着志同道合的伙伴,自以为终于决定了命运。该有多少小伙子挥别亲人,“再见了,亲爱的妈妈,别难过、莫悲伤,祝福我们一路平安吧”;当梨花开遍了天涯,又有多少姑娘站在峻峭的岸上,歌声跟着心上人飞向边疆。“脱下镣铐、扬起风帆”,毁家纾难、箪食壶浆。他们赢了,却只迎来百年的失望。人也老、马也瘦、热血冷、铁甲锈,咆哮的风停了、跃迁的脚步缓了,生活一如从前。只有酒后失态、午夜梦回,还记得曾经有一个叫陆信的人,而我曾经学着他的样子,愤怒过、希冀过、抗争过、胜利过。


那后来呢?


后来啊,他给自己人害死了。


风烛残年,再遇战火,对于他们,到底是不幸还是大幸呢?漫长的麻木后,或兢兢业业、或声色犬马、或苦心孤诣、或蝇营狗苟的一群人,再一次并肩。一个平凡的侦察兵,“回到第八星系,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却和着古老的战歌,炸成了一簇小小的烟花,看尽冷眼、不改初心,不见野火因谁而起,不闻丧钟为谁而鸣;缩头发抖的鹌鹑们、观望算计的小人们,重新“点起呼唤自由的烽烟”,奋袖出臂、星火燎原;冷漠得“用亲爹要挟他都无动于衷”的指挥官,也把一度看不上的杂牌军编入精英部队,穿过十数个跃迁点,去救一群连膀胱都收拾不干净的老废物。在“被星光抛弃的荒原上”,为了被星光抛弃的人而战,血尤未冷。


故事还没开始,陆信就不在了。陆信其实一直都在。


陆信是一个人。陆信又是每一个人。


终于,他们都活成了自己最向往的样子。


真好。


 


注:


“挥袂则九野生风,慷慨则气成虹霓”——曹植评价战国四君子之一的信陵君公子无忌


“再见了亲爱的妈妈,别难过、莫悲伤”——苏联歌曲《共青团员之歌》


“梨花开遍了天涯……站在峻峭的岸上”——苏联歌曲《喀秋莎》


 



老波斯猫命运走向的不负责任预测


首先恭喜独眼鹰粑粑怒拔flag!然后我再给您插一个!


独眼鹰角色的功能,可以类比为《杀破狼》的钟蝉,《大英雄时代》的耶西,《默读》的费渡妈妈,是主角的次重要引路人(至于首重要是谁,大家都知道哈,嘿嘿嘿)。然而这几位的结局,咳,rest in peace。在我看来,独眼鹰这个角色从一出场,便当就放进了微波炉。


人生导师的死,往往意味着主角的“觉醒”:钟蝉离世让顾昀意识到自己化身飞灰、为社稷殉葬几乎是近在眼前的宿命,但山河未定不敢轻贱其身;失去耶西和父亲让傅落用最沉痛方式明白什么是“你的心要像石头一样”;费渡的妈妈则是用生命告诉儿子什么是“不自由,毋宁死”,从而点燃他抗争的心火。


至于陆必行,正如我在前文所说,还欠缺一个最关键的蜕变,即传承和发扬。他要彻底扛起陆信的大旗,成为第八星系“眼看得见、手抓得住”的希望。推动“王的觉醒”,最合适的人选就是独眼鹰——这个见证了他的苦难、又给了他无尽的安全感的“父亲”。另外,关于笔芯“所有权”的交接问题,“准婆婆”还没跟“儿媳妇”撕个昏天黑地,这哪是社会我猫哥的风格!


So,私以为,在陈情、托孤,这两个任务完成之前,老波斯猫不会轻易狗带。


当然我们都希望粑粑笑到最后!番外里有他一定会超级好玩儿!




另,因为入“P教”比较晚,我之前对着P大的晋江专栏基本以“猝死”的节奏在刷文。被剧情狂轰滥炸,简直来不及思考。不过现在感觉每天“中午追文,下午尖叫,晚上竞猜”的步调,虽然抓心挠肝,却意外适合思考。


还有就是,这个世界对拖延症真是太不友好了!这篇长评断断续续写了将近两个月,一是因为忙,二是每天看完更新都想再添一些新感想。导致不仅越写越长,也有很多地方跟不上故事进程【允悲】林家兄妹的关系,从“可能兵戈相向”、变成“即将兵戈相向“,昨天又得改成“已经兵戈相向”。今天干脆不看更新了,先把长评写完!(希望不要ky)我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字面意义上的“计划赶不上变化”23333  



评论

热度(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