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开心就好

欧罗巴血脉一家亲,各个都是钙中钙

墙头于我如浮云:





      随着法剧《凡尔赛》的热播,剧里直地跟棒槌似的路易十四和弯地跟彩虹似的奥尔良公爵想必让人印象深刻,可现实中的路易十四身边可远不止王弟这一个基佬;就算路易十四的身边什么都缺,最不缺的都是基佬,真可谓万钙丛中过,片基不沾身。


      据不可靠传言称在路易十四小的时候,时任红衣主教兼摄政大臣的马扎林曾对他上下其手,虽然此事可信度高度存疑,但其终其一生都对同性行为深恶痛绝倒是个不争的事实。


      然而可惜的是,他的曾祖父(远房的远房),父亲,弟弟,儿子,大臣,乃至大臣的儿子和一生的夙敌,都喜欢男人。  







1. 亨利三世




               


                Henry III when Duke of Anjou by FrançoisClouet




    亨利三世(1551年9月19日-1589年8月2日)全名亚历山大·爱德华·德·法兰西,为瓦卢瓦王朝最后一位君主。作为法兰西的亨利二世的第四个儿子,他生来便被冠以波兰国王与立陶宛大公的封号,随后成为波兰立陶宛联邦的国王,统治时期为1573年至1575年间。他在波兰的统治时间很短暂,但却成效可观。他所签署的《亨利王约》里规定荷兰贵族享有选举君王的自主权。在他的三个兄长中,有两个本可以活到继承王位,但他俩实际上却无一幸存,并且都没有留下合法继承人。亨利在22岁登基称为法国国王后,随后就自动放弃了自己在波兰的王位。


    当时是,法国正经受宗教战争的荼毒,亨利的统治始终都受到那来自国内外政敌的暴力侵害,这其中包括受到西班牙支持的天主教联盟,来自英国的胡格诺派新教徒以及他哥哥阿朗松公爵的阵营。后者作为一个信仰天主教的新教贵族,对亨利的王位觊觎已久。而亨利三世则认为国王即政治,并认为只有强大的君主政体和宗教宽容的环境才能使法国避免分崩离析,从而共同走向荣耀。


    随着亨利弟弟安茹公爵佛兰索瓦的逝世,并且看起来亨利也不像会诞下子嗣的情况下,原本的宗教战争升级为了被后世著名的“三亨利之战”。这其中除了他自己还包括有亨利的合法继承人纳瓦拉国王亨利———他的一个远房侄子,同时也是一个新教徒;由吉斯公爵亨利领导的天主教联盟,意图消除新教徒并拥立波旁的红衣主教查尔斯为亨利三世的合法继承人。


    据说在他的统治期间,亨利三世与他的几个廷臣都曾有过性关系,并把他们称为他的“小可爱们”。看起来他似乎很喜欢与他们保持某种热恋关系。历史学家路易斯·克朗普顿曾为亨利三世的同性恋行为提供了丰富的佐证,并且介绍了他这一行为对当时的宫廷与政治都起到了怎样的影响。然而一些现代的历史学家却对这些说法持怀疑态度,让·佛兰索瓦·索农,尼古拉斯·拉·雷克斯与杰奎琳·鲍彻记载了亨利三世的确有许多女性情人,事实上他也是一位十分懂得欣赏女性美丽的男人,他其实更接近于是一个双性恋。之所以被这些流言环绕是因为在他母亲对的淫威下他始终没能诞下一位继承人,再加上政敌们(新教徒与天主教徒都有)的不泄诋毁与污蔑,才成了如今史料中记载的样子。他的反对者为了尽可能地往他身上泼脏水,强行为他冠上同性恋的帽子,把他描述成一个刚愎自用的鸡奸者。


     然而最近,加里·佛格森记述了所有有关这位生活在文艺复兴时期的国王在同性方面的细节,并最终发现上述三位的解释并不能令人信服。“这看起来很难相信”他这样写道,“非要把一个确实喜欢男人的国王掰扯成正常的异性恋。”在他的记载中,亨利三世是个彻头彻尾的同性恋加异装癖,喜好把自己打扮地珠光宝气地像个洋娃娃。每当节日到来,国王都会和自己的那些“小可爱们”一起盛装出游招摇过市,让围观群众眼花缭乱。据说终其一生亨利三世都完全被他的那些男宠所控制,他们之中很多都手握大权。为了取悦龙颜,这些家伙往往不惜以生命为代价进行明争暗斗。


     国王偶尔也会为自己放荡的生活方式感到后悔。每到这个时候,他就身着长袍,赤足跑出去,以虔诚的宗教信徒形象出现在某些怪诞的宗教场合,仿佛是在进行一场公开的忏悔行为。


    作为狂热宗教活动的一部分,亨利三世曾多次徒步去沙特尔朝圣,向圣母玛利亚祈祷,希望她能赐给他一个儿子作为继承人。可这次连圣母也无能为力了。原因很简单,虽然他乐于替自己的妻子路易丝王后梳妆打扮,但却很少和她共枕而眠。


    1589年,亨利三世被一位名叫雅克·克莱门特的天主教狂热者刺杀,王位最终落到了他的远房侄子纳瓦拉国王的头上,后者便是雄才大略的亨利四世。他在继承王位后皈依了天主教,并从此拉开统治法国长达三百年之久的波旁王朝的序幕。




2. 父亲 路易十三




    波旁王朝的第二位君主路易十三(首图1)大概是命犯天煞孤星,他有一位伟大的父王,却在他十岁时被刺身亡,留给他的的除了王冠还有沉重的责任与使命;他有一位虚荣、贪权的母亲,16岁时他亲手杀死了母亲的宠臣,剥夺了母亲的权利,之后母亲就与自己终生为敌,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诅咒这个不孝的儿子;他有一位14岁就与自己相伴的妻子,但是他却视妻子如敌人,把妻子打入冷宫二十余年,直到经不住全国上下对王位继承人的渴望才又与妻子接触;他有一个一辈子都在造哥哥反的亲弟弟,时刻都盼着兄长早一点归西好接手王位。他关爱自己的三个妹妹,可是又与三个妹夫水火不容,大打出手(三位妹夫分别是西班牙国王菲利普四世、英格兰国王查理一世、萨服伊公爵艾玛努埃尔)。


    从家庭的角度来说路易十三可能是法国历史上最不幸同时又是最暴戾的君王。他所有的亲人都与他为敌,又都受他的迫害,晚年的路易十三陷入了无边的孤独,为了解闷他蓄养男宠,可是男宠又背叛了他,除了未成年的儿子他不再相信任何人。


     现存史料中并没有路易十三有情人的记录,这也意外地为他赢得了“贞洁路易”的光荣称号,但是也有传言说他很有可能是个同性恋,或者至少也是个双性恋。从十几岁开始,他就对他的大臣们越来越有好感,并且非常喜欢其中一个叫查尔斯·德·阿尔伯特的男性。虽然并没有证据证明他俩的确发生过肉体关系,但是据国王的批评家蓝布雷特侯爵曾在他写的文章中记述了一些的确在国王的床上发生过的事情。


     接着是一个侍从武官,弗朗索斯·德·布拉达斯,在前者因为参与了被明令禁止的斗殴事件而失宠后上位,成为了路易十三的枕边人。


     路易十三还被据称与秦克-马尔斯侯爵亨利·科菲尔·德·卢泽有不正当的男男关系,可这家伙好死不死地跟法兰西死敌西班牙与路易十三的弟弟加斯东勾结在了一起发动了叛乱,最后被时任红衣主教的黎塞留处死,挺有伊丽莎白一世与埃塞克斯伯爵的调调。塔勒蒙曾记载在一次皇家旅途中,国王将侯爵衣服都脱了,接着把自己打扮地像个新娘一般,然后很不耐烦地打发他赶紧上床,并且迫不及待地就开始亲吻他。


    作为王宫财务部长以及黎塞留密友安东尼·科菲尔·德·卢泽的儿子,亨利·科菲尔很早就得以进宫。在1639的时候,黎塞留将这位年轻人引荐给了路易十三,希望他能够博得国王的好感,从而使自己能够更好地操控国王。主教自以为自己能将这个青年玩弄于鼓掌之中,可与此同时实际上亨利·科菲尔却在不断地劝国王流放主教。1641年,秦克·马尔斯伯爵亨利·科菲尔在苏瓦松伯爵发起的叛乱中表现活跃,可惜这事儿最终没成。次年他又和国王的弟弟加斯东勾结在了一起,并且还试图协同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五世造反。此事被黎塞留获悉,立刻就将他投入监狱,并最终斩首于莱昂的沃土广场。据塔勒蒙的记载,国王对这一判决并没有表现出太激烈的反应,他说:“Jevoudrais bien voir la grimace qu'il fait à cette heure sur cetéchafaud”(我很希望能看见他的头被按在刑架上时表情。)






穿越神片《三个火枪手》中的小十三,看着挺可爱的不是,顺带一提这电影中开花扮演的白金汉公爵历史中也是个靠脸上位的角色,腐国么不说都懂。





3. 弟弟 奥尔良公爵菲利普







     这个就不用多提了,剧里都说的一清二楚(首图2)。


     目前市面上流传比较广的说法有菲利普小时候其实是被母亲安娜太后和马扎林刻意掰弯,为的是不让他对他的哥哥路易十四的统治产生威胁,就像他的叔叔加斯东曾经威胁路易十三的王位那样,但这一点均在大堂姐回忆录与南希·贝克尔所著的《殿下传记》中被否认。鉴于当时整个欧洲大陆普遍较高的死亡率,如果国王路易十四不幸夭亡(事实上他也的确数次生命垂危),菲利普可就要面临入继大统的命运。而且在那个鸡奸被视作罪大恶极的年代,这样做对王室其实并没有什么好处。


     那么就还剩下一个解释了,这里让咱们大逆不道地做一个大胆的猜测———来自于遗传。鉴于路易十三的爷爷,也就是菲利普与路易十四的曾祖父亨利三世也是个著名的双性恋者,在加上父亲的耳濡目染,熟悉的朋友也许能画出个遗传图谱来。


     讲起菲利普的情史,那可就是史诗级别的了。据后世统计,公爵光叫得上名字的情人就有四十来个,可谓浪地掀翻法兰西。就这样还能混成“欧洲的祖父”,大概是续弦来的日耳曼大妞利兹洛特的功劳,毕竟后者以能生能养而著称当时。





                       春风十里,美不如你;塞纳河水,浪不过你




     据法国王室一大黑的圣西门记载,这位以娘炮著称当时的殿下喜好涂脂抹粉穿金戴银,满头插满蝴蝶结,然而到底还是个能征善战的娘炮,最为人称道的当属1677年参与对抗威廉三世的卡塞尔一战并取得大捷。1667年菲利普参与了遗产战争,同时亨利埃特在圣克鲁宫待产。菲利普在图尔奈与杜埃战役中表现勇敢,并且在战火中锻炼出了英勇与冷静的意志。但他很快就厌倦了战争,并且发现自己其实在如何打扮帐篷一事上更有兴趣。


     果然天下娘炮一般骚。


     菲利普有几个较为著名的情人,首先是为他破了身的马扎林的侄子,纳佛尔公爵菲利普·曼西尼(首图4),后者据说是“奉命行事”。除此之外这货一生可以说是碌碌无闻略无建树,却因为这一件事流芳百世名垂青史。


     接着是古依彻伯爵(首图3),此人是个双性恋,并且是整个十七世纪著名的花花公子。提到他就不得不提到菲利普的原配妻子英国的亨利埃特。伯爵在和殿下厮混的同时还与亨利埃特保持着关系,再联系到后者与路易十四之间的绯闻,怪不得才有了菲利普“抢女人抢不过哥哥,抢男人抢不过老婆”的憋屈历史。另外这位伯爵曾在大庭广众之下扇公爵耳光并踢他的屁股,也是拽地能上天。这件事被当时的大郡主蒙庞西埃女公爵记录在案,后者估计目睹此景后吓得不轻。古依彻伯爵于1662年因于亨利埃特奸情暴露而遭到流放,真可谓阴道里翻船。其后接着参加了波兰对抗土耳其的战争,接着于1669年返回法国,1671年回到宫廷,最终于1672年因参与法荷战争在渡过莱茵河时“身披荣耀壮烈牺牲”。


     还有一个艾菲亚特侯爵,为当时的狩猎队长,是殿下所有男宠中极少数能够跟洛林骑士和平共处的一位,后来一直在殿下的宫里住到死去。


     接下来就是剧里我们熟知的出淤泥自带一身婊气,濯清涟更添一份骚气,节操尺度都给丢个十万八千里的金毛洛林了(首图6)。




            
        此图为以洛林为模特所作的酒神加尼莫德,神话中被宙斯抢到天上当酒侍的美少年,为了贴合形象将洛林的金发改成了黑发




     目前所有大小文献凡是提到此人,都会特别强调他是殿下“最喜爱的”一位情人,就连他生前晃荡过的地方现在成了景点,人家都会挂个牌子,特地这么写。洛林全名菲利普·德·洛林,看看,这又是一个菲利普,联系楼上上那位,要是公爵和男宠们一起开会,喊一句菲利普估计呼啦啦能站起来三四个。


    洛林的父亲时为阿玛尼亚伯爵,并在宫中任马厩总管一职,在他八岁的时候,他的父亲为他买下了骑士的头衔,而后路易十四也授予了他外国王子的称号。骑士刚出场就贱地被人说flag立得飞起,其实还真是最终陪王弟到老的人。这俩的确如剧中所说,十六七岁就在一起。骑士比公爵小三岁,入王弟青眼时王弟还另有情人,就是楼上著名的花花公子古依彻伯爵,后来金毛扳倒了他成功上位,开始跟亨利埃塔斗法,但是他明显忘了亨利埃塔还有个英王哥哥。英格兰的查理一世听说自家妹子在法国受屈,于是致信路易十四抗议,骑士最终被流放去了罗马。因为有王弟的资助和一些旧友的接济,日子过得也还算滋润,据称他当时经常和路易十四的初恋玛丽·曼西尼一起身着华服结伴上街。亨利埃塔在他被流放期间去世,一说法是毒死,另一说法,后来得到证实,其实是死于胃溃疡。公爵后来又续娶了德国的伊丽莎白夏洛特,利兹洛特,流放结束后又回到宫廷的骑士接着锲而不舍的跟利兹洛特明争暗斗,期间也干了不少缺德事,最终自觉于心有愧,晚年祈求利兹洛特的谅解。 
     关于骑士的详细信息无论剧里还是网络都众说纷纭,这里就不多赘述了,总之他的历史形象大概就如剧中这般婊气冲天,但也骁勇善战,曾跟随王弟共同出战并负伤,并立下战功,就连看他万分不爽的路易十四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军事才能;曾积累大量财富,晚年却一无所有。对公爵也倒是真爱,曾有过数次可以高迁的机会,却依然守在他身旁,最终虽然落魄,但也算是善终。二人相伴的时间超过三十年,公爵于1701年去世,洛林骑士随后于1702年去世。




                     


      值得一提的是,公爵浪了一生却没有记载有什么性病,倒是哥哥路易十四晚年得了肛瘘,不得不接受了手术———两次。






4. 儿子 威尔曼杜瓦伯爵







     威尔曼杜瓦伯爵为路易十四的私生子(首图7,上图最右),他的母亲是路易斯·德·拉瓦利埃,也就是剧中那位喜欢拿鞭子抽自己的女士。如剧中所呈现的那样,拉瓦利埃是一位虔诚的教徒,终其一生都对自己与路易之间的婚外情愧疚万分。


    路易斯·德·拉瓦利埃(1644年8月6日-1710年6月7日)是路易十四1661年至1667年间的情妇,后来被封为拉瓦利埃女公爵与沃茹尔女公爵。不像她的竞争对手蒙特斯潘夫人,她的男性后代全部在成年之前夭折。路易斯是一位虔诚的教徒,她最终选择了在教堂中结束自己的一生。


     拉瓦利埃原本是亨利埃特的侍女,那时亨利埃特刚与奥尔良公爵结婚。前者在枫丹白露里表现活跃,并与她的法定兄长路易十四交往颇深,以至于引起了一些流言蜚语。亨利埃特为了避嫌,从自己的侍女中挑选了三位献给路易十四,而路易斯就是其中一位。据舒瓦西修道院长的记载,这个当时年仅十七岁的姑娘“有着精致的肤色和美丽的金发,一双蓝眼睛,并且笑容甜美......总是面带谦和与柔顺,因为她的一条腿比另一条稍短,所以她总是穿着装有特制鞋跟的鞋子。”她很快就博得了路易的喜爱。在这种情况下,虽然她已受宠于陛下,却依然没有忘记亨利埃特的功劳,当后来路易十四逼问她有关亨利埃特与古依彻伯爵的绯闻是否属实时,路易斯拒不回答。


    威尔曼杜瓦伯爵路易·德·波旁为路易斯的第五个孩子,其于1667年10月2日出生在莱昂市的圣日耳曼堡,名同其父。他的姐姐玛丽·安妮·德·波旁为后来的布洛伊斯大郡主,因为私生子的身份,伯爵最终只能姓波旁而不是法兰西。


    在很小的时候他就喜欢叫他母亲为美人妈妈,因为她确实十分美丽。路易在1669年,也就是两岁的时候被合法化,并被授予威尔曼杜瓦伯爵封号。路易斯于1667年失宠,蒙特斯潘伯爵取代了她的位置,在1674年的时候,拉瓦利埃成为了巴黎迦密修道院的一名修女,并被称为“悲悯的路易斯”。母亲离开后,伯爵便和他的叔婶奥尔良公爵菲利普与伊丽莎白夏洛特生活在一起,在那里他与他的婶婶伊丽莎白夏洛特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虽然后者当时并不喜欢路易十四的那些私生子们,他与她的感情却从未消退。


     而那个时候,菲利普的首席情人,即作天作地的小洛林在巴黎城里成立了一个同性恋团体,这个团体吸引了不少巴黎上流中的青年。这些家伙们佩戴会徽,成天在巴黎的妓院里为所欲为,组织聚会。从小耳濡目染的伯爵想要申请入会,骑士告诉他,想要入会得签订协约,可是这个协约可不是用笔墨签的,是用某种不可描述的东西签订的。于是小伯爵就在洛林骑士和艾菲亚特侯爵的勾引下和他们上了床。


     据说路易十四知道这个消息后气急败坏,他愤怒地召来伯爵,伯爵也对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路易命人把他痛打了他一顿,为了平息流言,把他流放到了诺曼底。而伊丽莎白夏洛特想要在这对父子之间调停,她向国王建议将伯爵派遣到当时从属法国的佛兰德斯从军,路易十四同意了这一要求,并允许伯爵参与了库尔特雷围城战,也就在那个时候伯爵开始感到身体不适。然而即便如此,为了重获父亲的喜爱他不顾病痛,不顾皇家医生和蒙特莎维尔侯爵劝他回到里尔休养的建议,依然坚持战斗,并最终于1683年9月18日死去,年仅十六岁。死后他被埋葬在阿拉萨斯大教堂。他的姐姐和婶婶都对他的死讯悲痛万分,然而他的生父路易十四却表现地十分冷漠,而他的母亲呢,依然沉浸在自己与国王通奸这一罪恶的忏悔中,在听到这一消息时只说了一句话:


    “他的死本应该让我对他的生更加感到悲痛。”


    伯爵曾被猜测就是当时名动一时的铁面人,但这其实并不属实,因为伯爵死于1683,而铁面人死于1703年。




 


5. 大臣  吕利








    看过《王者之舞》的一定对电影中吕利与路易十四印象深刻,导演杰拉德把这人之间的微妙关系表现得耐人寻味,基得恰到好处,腐得清新脱俗,某些手法与《霸王别姬》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让·巴普提斯特·吕利,原名乔凡尼·巴提斯塔·吕利(1632年11月28日-1687年3月22日)为意大利裔法国音乐家,精通乐器与舞蹈,他的大半生都为路易十四服务,被认为是法国巴洛克音乐界的大师,然而即使在他最如日中天的时期,吕利也没有让丝毫的意大利风流入法国音乐。


    吕利出生于托斯卡纳大公国佛罗伦萨的一个磨坊主家庭,他早年接受的音乐教育竟是怎样至今不为人知,但从他成年之后的笔迹能看出他的确接受过一些系统教育。他曾说是一个方济会士给他上了音乐生涯的第一课,并教会他弹奏吉他和小提琴。1646年,他在狂欢节的舞台上打扮成小丑一边弹奏吉他一边插科打诨,引起了吉斯骑士罗杰·德·洛林的注意,后者为当时吉斯公爵查尔斯的儿子。当时他正准备回法国,顺带给自己的侄女蒙庞西埃大郡主找一个能陪他聊天解闷的男孩儿。于是吉斯就把这个男孩儿带去了法国,当时只有十四岁的吕利就这样成为了大郡主的小侍应生,并且在1647年至1652年间服侍她起居。当时大郡主的宫里居住着不少经她赞助的音乐家,这其中有尼古拉·美特鲁,佛朗索瓦·罗伯特以及尼古拉斯·吉加特等人。大概就是这段时间让吕利耳濡目染,这个年轻人在吉他以及小提琴上表现出的过人天赋让他很快就为自己赢得了“巴提斯特”和“大巴拉丁”(著名街头艺术家)的美誉。


    大郡主因参与投石党运动而在1652年被流放,吕利恳求让他留在巴黎,因为他不愿意住在乡下,这一许可最终获得了大郡主的首肯。


    1653年的2月,吕利在为年轻的路易十四伴舞时被国王注意,5月16号的时候他就成为了皇室作曲家。他在芭蕾舞曲上所表现出来的无与伦比的天分很快就让他变得不可取代。1660至1662年间他和宫廷乐师们共同创作了歌剧《佛朗西斯科·卡瓦利》与《伊克尔·阿曼特》。当路易十四在1661年夺回大权时,他任命吕利为皇家乐师。同年12月,他正式将自己的意大利籍贯改为法国籍贯,也就在那时他与作曲兼歌唱家迈克尔·兰伯特的女儿玛德琳·兰伯特(1643年-1720年)成婚,并将自己正式更名为让·巴普提斯特·吕利,宣称自己为佛罗伦萨绅士劳伦特·德·吕利之子,虽然后者的真实性始终存疑。


    从1661年开始,吕利为皇室创作的一些小型歌舞开始陆续被出版,在1653年的时候,路易十四任命他为自己的首席小提琴手。同年,吕利在一次和莫里哀同台演出时与对方结为挚友,并紧接着开始了一系列的合作。1672年吕利与莫里哀的关系破裂,开始向马克·安东尼·夏庞蒂埃寻求帮助,随着他在歌剧上取得的特权,吕利成为了皇家音乐总监,他创作的歌剧开始在巴黎皇宫里上演。在1673与1687年间,他创作的大量新式歌剧几乎垄断了当时的歌剧界。


    相传吕利任皇家音乐学院的总监时,本来正为奎纳尔特创作的歌剧谱曲,却因为一个叫布鲁奈特的男宠嘲笑自己而大发脾气,搁笔不写。路易知道后,下令抓了布鲁奈特,把他关进省拉法尔教堂,命令神父每天抽打他两次。


     然而很快,路易就从卢瓦的密探中得知,讽刺音乐总监的歪诗传遍了整个巴黎:


     “布鲁奈特被鞭打,


       吕利先生好难过。


       瞎说!


       他是嫉妒那神甫,


       一人独享大屁股。”




     在玛丽特蕾莎于1683年逝世,国王与曼特农夫人秘密成婚后,国王对歌剧的热情渐渐消退,同时也开始对吕利放荡的生活与他的同性情人们感到厌弃。1686年,为了表达他的不满,在一场于凡尔赛上演的歌剧《阿米亚德》中,国王没有邀请吕利参演。在一场为庆贺路易十四从手术中康复的舞蹈《赞美颂》中,吕利不慎将指挥棒戳入足中,他拒接截肢,希望自己依然还能康复,还能继续他的舞蹈生涯。然而坏疽很快就蔓延到了他全身,并最终损伤了他的大脑,导致了他的死亡。在他死后,他的三个儿子,路易·吕利,让·巴普提斯特·吕利,让·路易·吕利全部子承父业,成为路易十四宫廷乐师。


       三个儿子两个叫路易,这份沉甸甸的爱意十四你怕了吗。




     大臣的儿子




     让·巴普提斯特·科贝尔(不好意思与楼上那位有点同名,1619年8月29日-1683年9月6日)为路易十四治下时期的财务总管,他的不懈努力和节俭使他成为当时最受尊敬的部长,并且为路易十四铲除权臣财政总监富凯立下了大功。在担任财政大臣期间为法国的工商业做出突出贡献,并且将法国金融从濒临破产中拯救而出,是路易十四得以称霸蒲州的关键人物。历史学家们往往都会这么记录,要不是有了科贝尔法国估计早就穷地不成样子了,毕竟有个从不会省钱的败家国王摆在那儿。


    科贝尔的市场改革包括于1665年兴建了皇家制镜厂,从而取代从威尼斯进口玻璃,并且当法国的玻璃制造已经成熟的时候,便不再从威尼斯进口玻璃;鼓励在佛兰德的织造业中的技术人员。除此之外,他还在哥布林和博伟等地成立挂毯织造厂。他通过提高关税和建造公共项目来拉动国内经济,同时确保法国的东印度公司进入外国市场,以便能够更方便地获得咖啡,棉花,染料木,皮草,辣椒和糖,就连当时的法国商队船也是他一手建立。为了规范国内当时的工会,科贝尔发布了不下于150条法令,意图改善当时的织物质量。这些种种措施,建立起封建统治下的商业体系。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能干的大臣,却有个不省心的儿子。科贝尔的小儿子,就是上面那个由洛林成立的同性组织的成员,成天与其他贵族们鬼混。一次携同拉斐尔特公爵,毕兰侯爵,在熊街的一家妓院里试图强奸一个美貌的商家少年。在遭到对方的强烈反抗后,这群人便抽剑砍下了少年的......不说你也猜得出来。


     不得不承认,洛林真是带坏了整整一个时代的年轻人,不愧是新时代的开山怪;把能作的死都作光了,把身边人都作死了偏偏自己还没死 。


    消息传到了路易十四那里,可以想象刚刚流放了自己儿子的路易十四是如何两眼一黑:一群出身高贵的年轻人如此放荡荒淫,强奸不成便出手伤人。按法律该判处绞刑,但看在他的父亲的份上,路易最终只将他赶出宫了事。


     几天后,路易听说科贝尔用铁铲揍了他儿子一顿,感觉心里舒坦多了。




6. 一生的敌人威廉三世,即奥伦治亲王






      Portrait of William, aged 27, in the manner of WillemWissing after a prototype by Peter Lely




    威廉三世(1650年11月4日-1702年3月8日)生来便被封为奥伦治亲王,并在1672年被封为荷兰,西兰,乌得勒支,格尔德兰与荷兰共和国的元首。1689年成为英格兰,爱尔兰语苏格兰的国王,统治英伦三岛直到死去。凑巧的是,他的封次(三世)同时对应了奥伦治与英格兰的封号。在苏格兰,他一般被称为威廉二世,而在北爱尔兰与苏格兰等地,他则被当地人爱称为“国王比利”。


    威廉从其父亲威廉二世那里承袭了奥伦治的头衔,他的父亲在他出生一周后便去世,他的母亲玛丽大公主为英国国王查理一世的女儿。威廉后来娶了他舅舅约克公爵詹姆斯的女儿,年仅十五岁的玛丽。


    1685年,他的岳父詹姆斯成为了英国国王。当是时,信奉天主教的詹姆斯在国内很不受新教徒的拥戴,而威廉则因为信奉新教受到当时宗教与政界领导人的喜爱,后来便渡海入侵英格兰并完成了“光荣革命”。1688年的9月5日,威廉于英国港口布里克瑟姆登陆,詹姆斯潜逃出国,威廉于与玛丽入主英格兰,从此他们共同守望着这片广袤的土地,直到死亡的降临。威廉的最后一场胜利为博因河(位于爱尔兰东部)战役,他在英格兰的统治成为了英国由君主专制的斯图亚特王朝向议会制的汉诺威王朝转变的重要标志。


    众所周知,路易十四痛恨新教,在其统治期间曾不遗余力打压新教徒,而作为用生命来挤兑十四的威廉三世自从1672年执政以来便号召所有新教徒起来抵抗路易十四的天主教霸权。并于1686年联合普鲁士,西班牙,奥地利与瑞典等国组成大同盟联合围堵欧洲霸主路易十四。在于1688年渡海发动光荣革命并成为英国国王后再次带领已信奉新教的英荷两国共同对抗天主教法国。在1700年的时候,威廉重组大同盟,与法国开启了为期13年的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


    在1690年代,有关于威廉其实是个同性恋的传言甚嚣尘上,甚至还有许多关于此事的讽刺小册子出版,当然这些都是出自詹姆斯二世党人之手。不过他的确拥有不少非常亲密的同伴,这其中包括两名被他冠以英国头衔的荷兰廷臣:汉斯·威廉·本汀克被他封为了波特兰伯爵,阿诺德·朱思特·凡·卡佩尔被他封为了埃博梅尔伯爵。他与这些宠臣的亲密关系以及他从未有过情妇的事实,都让威廉的政敌们猜测他有同性恋的倾向。一些记述威廉生平的传记作家们始终在抵制这些说法,另一些却认为这些传言未必皆虚,然而更多的人确认为这些不过是威廉的那些政敌们捏造出来诋毁他的谎话,不过威廉一生都没孩子倒是个不争的事实。


    本汀克与威廉的亲密关系确实在当时的宫廷里引起了周遭极大的嫉妒,一切历史学家认为他俩之间确实有同性关系存在。而威廉的年轻随从卡佩尔则引起了更多的流言和猜测,这家伙给威廉做了二十年的跟班,而且非常英俊,并且加官进爵的速度令人匪夷所思地迅速。




 


      Willem vanKeppel, 2nd Earl of Albemarle Sophia vanKeppel




     阿诺德·朱思特·凡·卡佩尔于1670年出生于荷兰共和国,为一个古老的贵族世家格兰德尔家族一个分支的继承人,是沃特尔·凡·卡佩尔的第十二代后裔。他因作为威廉三世的得力助手而著称,早在1685年,在他十五岁的时候便成为威廉的密友,并且随同他来到英国参与了光荣革命,不少人都声称他实际上是威廉的情人。


    他在十六岁的时候就与奥伦治亲王传出绯闻,不过也可能要稍微迟一些,据传他在一次狩猎意外中摔断了腿,却毫无怨言,正是这一举止引起了亲王的注意。公众对他与国王的猜疑在他于1695年受封受土时达到了顶峰。1695年他成为“国王床边侍奉就寝的人”,服侍国王穿衣起居。次年他成为兰开夏郡的布里子爵,阿什福德以及肯特的男爵,在1697年2月10日,威廉又将他封为埃博梅尔伯爵,两年后,他又被提拔为国王的首席侍卫队长。


     1700年威廉想要给埃博梅尔伯爵在爱尔兰再添加些土地,可议会强制国王最终取消了这一举措。为了弥补情人,威廉补偿了他50000英镑,同年又授予他加特尔骑士封号。卡佩尔同时为英国以及荷兰的军队效力,并且任当时英国几个殖民地的总督。


      因为又英俊且富有魅力,卡佩尔轻而易举就打败了波特兰伯爵,伯爵对他嫉妒地简直要死,曾在1697年一封写给威廉的信中说道“陛下对一位年轻人的喜爱和授予了他这么多的自由与权力,让整个世界都纷纷扬扬散播着一些让我听了羞耻的流言。“接着,他又说:”这些流言玷污我的名声,在此之前我从未受过如此指责。“然而威廉只是简单地驳回他的这一提议,他说:“在我看来,一个年轻人在没有犯罪的情况下,他是不可能受到这些指摘的。”


      卡佩尔俘虏了威廉全部的芳心,后者对他信赖有加,二人无论出入都形影不离。1702年2月,身患沉疴的威廉将卡佩尔派往荷兰主持事务,然而当他回归时却只收到国王的死讯,以及他最后赠与他的私人密信。


     威廉三世死后,留给卡佩尔200000英镑以及布里沃斯特的土地。埃博梅尔伯爵回到了荷兰,成为了议会中的一员,并在荷兰的骑兵队伍中谋得将军一职。为了完成威廉三世的议员,他参与了大同盟共同对抗路易十四,历时十年,转战南北,最终于德南因友军的撤退而兵败,被俘入狱,死于1718年。






     这就是路易十四所处的时代,一个直男在万千基佬中艰难求生存的心路历程。说实在的,现在连耽美小说都不敢写这种天下大同的文了,真是历史长河浪打浪,一代更比一代浪。


     最后让我们用一张图来代表路易十四的心情吧!顺带也结束今天这篇神神叨叨无责任八卦。










 


End




    




References:        




                 LouisXIV:L'État c'est moi ,by MaxGallo


                 Erlanger,Philippe,LouisXIV, translated from the French byStephen Cox


                 Brother tothe Sun King; Philippe, Duke of Orléans,by Barker NancyNichols


                 Fiftyyears of my life, by George Thomas KeppelAlbemarle


                 Love,Sodomy, and Scandal: Controlling the Sexual Reputation of HenryIII,by Crawford,Katherine B


                 Varietiesof Cultural History,by PeterBurke


                  Wikipedia

















评论

热度(314)

  1. 黄少天的女朋友墙头于我如浮云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你开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