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开心就好

20170529-关于叶修

颐养天年:

很久以前,有人说我在写叶修的时候流露的是一种悲悯。




我想了想,发现可能确实是这样。比起他的光荣和耀眼,打动的我更多的是海面之下的部分。




对于虚拟世界的人物来说,一个人可以不讲任何道理,拥有所有美好的素质——他可以没有理由的强大、没有理由的帅气、没有理由的受人欢迎、没有理由的得到一切。




而令我对全职动心的理由恰恰是这一切并非没有理由,尽管虫爹近乎不讲道理的保护自己的亲儿子,但字里行间的空白却足够引起人无限的遐想。




——叶修有执着、足够强大,温柔的守护一切,令人忍不住追随他荣光。




但是当小明质问他粉丝的心情谁能理解时,叶修只是回答没人理解。




当职业圈的朋友最后一次站在赛场上时,他还是会毫不留情地将其打败。




现实里的规则在于等价交换,你想的东西越多,就要付出越多的东西去换取——如果你没有努力,就要付出尊严,如果你没有智慧,就要付出健康。




刘皓选择了不要尊严,换取实在的利益。那么叶修呢?他什么都有,他有实力、有威望,一身干干净净,温柔地照看着这个世界。




他用什么去换取了这一切?




可能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就是我写叶修总是带着悲悯的原因。




虫爹说叶修的人设很单纯,就是在一直追求胜利。他要的不是冠军,只是享受游戏的过程,单纯的想要胜利。




所以在我眼中,叶修是一个为了想要的东西,砍掉了自己所有枝桠的人。别人非议他,他无所谓。别人误解他,他无所谓。他不在乎有没有人喜欢他, 也不在乎有没有人理解他。因为他没想过除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外的任何事情,只是执着的,全神贯注地,注视着自己的目标,专注地令人心碎。




人受到外界的攻击时,会感觉受伤,这是人的本能。但是叶修的理性告诉他感觉受伤没有什么用,所以他就再也不会去感到受伤了。




他的理性告诉他别人的期待并不等于他想要的,所以他就再也没有依赖过别人的回应,只是一心一意地做着自己认为该做的事情。




这样的冷酷,不是对别人而是对自己。所以你仍然会觉得他是温柔的,包容的,洞悉着一切,默默支持着别人的前进。




别人对他表达善意的时候他也会表达善意,别人需要他帮助的时候他也会伸出援手。




但是他心里在想什么呢?可能很简单,也可能很复杂。




不过最终应该是很简单的,因为他想要的只是胜利的感觉,和这个追逐的过程。




神伤的只是我这个看客,觉得他所做的一切对自己实在太残忍了。




……


我一直觉得商业领域试图寻找复制全职这个作品的方法,是种非常愚蠢的行为。




因为在我眼里,蝴蝶写出这样的作品都纯粹是种偶然。




叶修的身上有特意的塑造,但更多的是偶然。在蝴蝶的心里这些应该都没有定式,他只是顺从本心地写下去,留下了无数偶然让人反复揣摩,最后令人不由惊叹,激动不已。




因为我不相信刻意能塑造出这么丰富的滋味,只有天赋才能解答这偶然的一切。




如果说叶修也是一个身上混合着很多特质的人,他温柔的时候可以温柔,决绝的时候也可以很决绝,那么蝴蝶也是一个同样的人,身上混合着天真和残忍,看似嘻嘻哈哈,却其实从没有随波逐流,哪怕是完全满足粉丝的心意。




他写的书都是轻轻松松,明朗畅快的,但是当你追问他配角是怎么写出来的,尤其是全职的场合,很多时候得到的可能是很残忍的答案“随便写的”“退役的人就当他死了”“XXX居然还有粉啊?”




这样的答案可以是幽默,但转念一想,又何尝不是带着点叶修葬送粉丝期待的意味。




所以我想,我会这么喜欢叶修,这么喜欢蝴蝶,这么喜欢他的一本书,不是因为这一切很美好,而是因为这一切很复杂。




作为一个创作者,猜到一个故事的走向很容易,猜不到才是令人惊喜的。




蝴蝶身上这种让人猜不透的复杂,才是他的作品吸引我的原因。




在近战里,你会觉得顾老师这么一个健康向上的人,肯定会喜欢细腰舞?但是隐隐好像是席小天才能理解他。


在全职里,你会觉得叶修离开嘉世却不告诉邱非一定有他的原因。但是真的吗?也许邱非对于他,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重要。


而在天醒里,路平似乎是一个纯白单纯的人,代表正义。但是他不介意死亡,杀人的时候也没有半分芥蒂,那么人的生命对于他来说到底算什么呢?




一切表面上看起来都是美好和融洽的。但是海面之下,却似乎总有若有若无的深意,值得你胡思乱想。很多人可能没有意识到蝴蝶写作的这种复杂性,但恰恰是这种复杂性,造就了蝴蝶每部作品都有无数同人的繁华景象。




所以可能我经常以一种悲悯的心态写叶修,却不会认为他需要保护。




我可能会为他心痛,却不会觉得他的选择有什么错误。




因为如果不是这样,他就不是叶修。即便作为粉丝的你感到疼痛,但他依然会一如既往选择最想要的东西,这是最残忍的真相,也是你会前所未有地感到真实的时刻。




……


其实我不是一个很容易粉上什么作品的人,一般来说一个作品粉五年,五年添一个新本命,对于我来说是常规节奏。




然而眼看着喜欢叶修和全职已经超过5年,但他的一切我还没有写透,看来一切可能会突破第一个十年。




随着粉的时间变长,我也发现了我的很多格格不入。上文所写的可能是最重要的一点,我不是因为叶修和蝴蝶“好”而喜欢这两者,我是因为复杂而喜欢这两者。




这就导致了很多时候我不能畅所欲言,因为大家都其乐融融,我确实不想破坏这份和谐。




最近微博上流传铃木光司的一句话,“表达需要勇气”。写作确实如此。你的很多烦恼来源于没有勇气表达自己,你的拖延,你的消极怠工,你总是挖的新坑……不想伤害别人可能只是借口,害怕被别人伤害才是真相。




我感觉我短时间内还没办法培养出不害怕被别人伤害的能力,那么,也许换一个身份可能会好很多吧?




2017年5月29日。写了我想了很久的叶修,而且没有出于任何目的美化他,我很满意。




没有祝他生日快乐,因为我想,就算是生日的时候,他也已经在往他的下一个目标匆匆赶路了。














 

评论

热度(376)

  1. 千面唯颐养天年 转载了此文字
    颐养天年太太对叶修的分析